热门:
当前位置:首页 > 留学指南 > 海外生活 >

我毗邻哈佛麻省的大学生活

来源:鄂教留学 作者:鄂教留学 点击:
查尔斯河是位于马萨诸塞州东部境内的一条小河,自西向东向大西洋波士顿港缓缓流去。在近海处河的北岸才矗立着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南岸就是波士顿大学。这三所大学隔着窄窄的河水相望,几条简单的桥梁伸向对岸,如同伸向彼此的双手。查尔斯河水深蓝,在

查尔斯河是位于马萨诸塞州东部境内的一条小河,自西向东向大西洋波士顿港缓缓流去。在近海处河的北岸才矗立着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南岸就是波士顿大学。这三所大学隔着窄窄的河水相望,几条简单的桥梁伸向对岸,如同伸向彼此的双手。查尔斯河水深蓝,在阳光明媚的日子,入海口开阔处会扬起片片白帆,碧水蓝天,风景无限。

  波士顿大学虽然不如对面两所大学那样举世闻名,在全美大学排名中也只在五十名前后,但它的传播学院却声名显赫,在美国的传播专业中首屈一指,许多新闻和影视界举足轻重的人物和政论家皆出于此。

  美国的大学大都有校园无围墙,校园与其它市政或居民建筑混成一片。波士顿大学就散落在共和大道的两旁。共和大道是波士顿的一条主干道,绿线地铁经过此地段时在地面上行驶,去往下城方向收票,去往上城方向免费,上上下下的人群中年轻的学生很多。

  从传播学院的电台偶尔听见熟悉的母语

  成立于1947年的传播学院位于共和大道640号,是一幢十分不起眼的教学楼,波士顿大学所有建筑中数它最为貌不惊人,与街对面豪华的管理学院教学楼相比,这幢建筑简直是个没落户。如果不是楼顶上高耸一座电视发射塔,没有人会对它留下任何印象。就是这座楼的二楼及地下室,我进进出出了一年半之久。

  传播学院有自己的电视台和广播电台。广播电台WBUR属美国公共电台。WBUR每天都有国际新闻,偶尔有关于中国的报道,通常是记者在中国的采访录音片段,加上同步英文翻译。听着背景上传来熟悉的母语,我这个离乡背井之人总会倍感亲切。

  传播学院设有三个系:新闻系,广告、公共关系及大众传播系和影视系。我的专业是大众传播,主攻广告学。初来乍到,第一次走进这栋大楼时是怯生生的,好像外国人这三个字就写在自己的额头上。学校设有外国学生中心,主要负责办理签证等事务性工作,如果没有这方面的需求,外国学生没事不会进来。这里的学生不管是本国的还是外国的,在学习和生活上都享受一视同仁,不会因为是外国人而得到更多的照顾,也不会因为是本国人而拥有特权。食宿自理,学校提供学生宿舍,但是租金比在外面租房要贵得多,因此绝大多数学生在校外租房住。我的第一个家在离校不远的橡树广场附近,57路公共汽车直达校园。

  传播学院要求学生密切关注时事,每天必读《波士顿环球报》,常常对当前发生的重要事件进行课堂讨论。对于我这个刚刚才从中国来的学生而言,真有些赶鸭子上架,现在回想起来,也不知道当时是怎样蒙混过关的。

  教授高兴地说:你是我的第一个来自中国的学生

  传播学院的研究生要求修满48学分,共12门课,每门课的成绩不得低于B,这样才能拿到硕士学位毕业。广告学专业的必修课有当代大众传播,广告学与社会,广告原理和实践,平面广告创意及设计,专业媒体写作等,其它相关课程有演讲,电视制作等比较不枯燥的课程。

  第一堂课是广告原理和实践。教授让大家自我介绍。学生都来自世界各地,新泽西州,加州,宾州,韩国,日本,巴西,台湾不一而足。当我介绍自己来自中国大陆时,教授高兴地说:你是我第一个来自中国的学生。这一年是1996年,至于本人是否中国第一个在波士顿大学传播学院留学的学生当留待后人考证。

  当代大众传播学的教授是一位优雅的女士,姓名我都记不起来了,但记得她有一头浓密的金发。这是一门十分枯燥无味的课程,有大量的阅读作业,有台湾同学说曾阅读至深夜四点,但我好像还没有这样惨痛的经历,可能是会偷懒吧。第一个学期还算好,由该教授主讲,第二学期改了章程,她要求学生自己讲课,这样每个学生不得不在这门课上花双倍的工夫。好在十几个学生,每人讲了三堂课,一学期就结束了,成绩都不错。

  广告原理和实践课以做主题项目为主,以小组为单位。我与来自法国的戴维和来自拉美的卢卡斯一组。卢卡斯在美国已经生活了好几年,比我和戴维都熟悉环境,项目上的很多工作他都自动包了。这门课主要是让学生学习实际操作,最后的作业是提交一份广告企划书。戴维是犹太人,住在校园内。小组在他住所开会时,他很爱护自己刚买来的电脑,不让我们在显示屏上指指点点以免留下手指印。卢卡斯曾问我有没有一个英文名字,我告诉他没有。他说我应该叫苏珊,因为像。我至今也没有找出叫苏珊的女性都有什么共同特点。

  演讲课大受欢迎,美国政治家都很会演讲

  演讲课最特别和有趣。第一堂课是观看马丁·路德·金1963年在林肯纪念堂前的那次著名的演讲———《我有一个梦想》,然后每堂课学生都作演讲并录像。作业就是写演讲稿和对着录像里自己的尊容挑毛病———查看与观众是否有眼神的交流,身体的姿势是否从容,手势是否太多,语气语速是否适当等等。我常常在电视上看到美国各方面人才尤其是政治家都十分会讲话,个个潇洒自如,想来他们都选修过演讲课吧。

  演讲课是本科生和研究生混在一起上,十几个人中有一半是大三的学生,其中有一个坐轮椅的男生,原是波士顿大学冰球队的,这位同学在比赛时出了事故导致瘫痪。有一个叫裘的美国男生,非常阳光英俊。一日轮到他上台演讲,他一开口,我就乐了———“毛泽东说:枪杆子面出政权。”没想到远在地球的这一边还有一个“毛迷”。

  我在一年之内修完了10门课之后,开始在一家公司实习,也算4个学分,剩下一门课晚上修,一周一次,很轻松就上完了。1998年5月,我和先生都穿上了大红的硕士袍,参加了隆重的毕业典礼。典礼上刚当上华盛顿州州长的校友骆家辉应邀演讲,他说他时常会想起坐着绿线地铁穿过麻省大道去中国城买菜的情形。而我,在多年以后,也会记得同样的情形,心中充满了怀念。

顶一下
(13)
92.9%
踩一下
(1)
7.1%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 2017 鄂教出国留学网 版权所有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洪山路2号湖北科教大厦B座14楼 24小时免费热线:400-0066-298

鄂ICP备12005196号-2